主流媒体 山西门户

以善名书写伟大时代

——读报告文学《起点》

时间:2018年10月10日 04:04 来源:山西新闻网--三晋都市报

首页 > 山西新闻网 > 科教文化 > 黄河文化
分享到: 评论:

    

    特高压输变电工程是个高大上的东西,弄不好就会写得枯燥乏味,写出来的作品也会乏人问津。
    很显然,山西青年作家张一龙创作的报告文学《起点》不是这样。
    《起点》披露了我国特高压建设特别是一千千伏晋东南至南阳至荆门特高压输变电工程建设的很多内幕,上至国家层面、国家电网层面,下至县供电公司层面、村两委层面,而且资料详实,一目了然。
    客观地说,《起点》还是写得不错的,比我看过的一些名家写电的报告文学要好得多。为何?一是作者占有了大量资料,用心写了,二是作者是国家电网职工,懂行。也就是说,是内行写电,懂得什么是重点难点、该怎么去写。
    《起点》中人物众多,每一个章节里都会出现新鲜面孔,很多人物都写得栩栩如生,特别不容易。我印象最深的有几个章节,其中有长治市相关人员争取特高压变电站落地长治的那个章节,十分生动,拿“干渠”来比喻特高压输变电工程亦十分形象。记得两年前来山西参加活动期间第一次见到时任国网山西省电力公司工会主席刘予胜时,他就讲了这个故事,因为他当时是国网长治供电公司的一把手,全程参与了争取特高压变电站落地的事情,是直接的操盘手。
    书中写的一千千伏特高压长治站、晋中站,前两年我曾去过,而且采访过有关人员,所以读起《起点》来,感觉亲切,那些场景和人物仿佛都在眼前晃动。
    报告文学应该是通讯和小说的杂交。骨架来源于通讯,即“报告”,血肉来源于小说,即“文学”。也就是说,光有事实是不够的,还要有吸引人的故事。不然,读者凭什么要读你的作品?特别是内容枯燥的作品。
    《起点》中写了很多故事和细节,其中有一个细节,是胡庆娟讲述的张雍赟涂护手霜和他开裂的手,把当时的场景呈现在了眼前:“他几个手指头上都贴着创可贴,他涂护手霜的频率比我们几个爱美的女士都频繁,我们带着好奇心要参观他的手,他开始不给我们看,但是禁不住我们的絮叨,还是给我们看了,他摊开手掌的那一刻,我的心揪了一下。”接着写张雍赟开裂的手,是在一次换流变外壳渗透消缺过程中留下的后遗症。这一细节,既表现了张雍赟在工作上的忘我精神,也意外地成了两人之间感情快速发展的催化剂,起到了字短意重的作用。
    特高压输变电工程项目有几个重点,设备试验和施工无疑是重中之重。如何使得场景再现、让读者有身临其境之感,十分重要。这种感觉,我在《起点》中多次体验过。
    举一个设备试验的例子。在南阳站外进行的一千千伏特高压交流试验示范工程扩建工程南一线路单相瞬时短路接地试验,让人印象深刻:“在南阳站外几百米处的麦田里,对讲机里传来现场总指挥的口令声:‘五——四——三——二——一——发射!’随着一声令下,一支衔着地线的令箭准确地飞向预定位置,伴随着一条优美的弧线,一条巨大的火龙怪兽腾空而起,该怪兽遍体通红,张牙舞爪,释放出令人瞠目结舌的能量,发出沉闷而震撼的声音,不到一秒的工夫,瞬间熄灭。”着墨不多,却形象生动,有以一当百之功效。
    在这个故事之前,书中还写了一个一千千伏变压器局部放电试验的情节,书中说它是“所有交接试验项目中技术含量最高,也是最难完成的一项试验”,技术人员完成了,这个过程写得很简洁,给人的印象就不太深。局部放电试验会出现什么情况?现场是怎样的?背景干扰大、电压加高时有电晕是怎样的情况?他们是如何完成的?一定有故事。
    还有一个是动模转换性故障试验,也写得比较简略:宋述勇发现了一个严重问题,即某厂家线路保护“联跳三相”功能与技术协议并不相符。他是如何发现的?如能详写深挖,既会让读者弄懂了“联跳三相”是个什么东西,也能展现人物的个性。
    这两个实验,都是技术性强的东西,都很枯燥,读者一般都是一扫而过,脑海中不会留下痕迹,恍如大雁打天空飞过没能留下痕迹一样。若能像上面那个实验一样再现场景,给读者的印象应该会深刻一些。
    写故事需要更深入的采访,不容易。需要最大限度地占有素材且吃透素材。既然已经发现了大树,再深挖一下,挖到树根应该不难。像写小说一样写报告文学,当是一种有益的尝试。我猜想,作者应该是有所选择地详写或略写,以达到详略得当的效果。或许是的。
    具体到施工,就是指变电站和线路的施工。书中讲了线路施工中一个无跨越架全程不停电跨越技术的应用,这个难度非常大,技术人员后来编著的《架空输电线路无跨越架不停电跨越技术》一书的出版发行,就是对这项技术成果的总结,它并成为全国线路索道跨越施工重要的理论依据。《起点》中写到,倘若按照常规方法搭建跨越架,需要两百多人干十五天,应用这项技术成果,只需三十多人干三天,这该是多么大的进步!我个人觉得,这个跨越应该是特高压线路施工的最大亮点之一。
    我想知道的是,这种无跨越架全程不停电跨越技术的难度和成本有多大,是否适用于二百二十千伏或一百一十千伏乃至更低电压等级的线路跨越?因为后面还有一些章节写到了跨越的问题,其中在吕梁地区就有横榆至潍坊、上海庙至山东一交一直两条特高压线路同时跨越五百千伏吕贤双线及二百二十千伏吕罗双线和吕汾双线共六条线路,这六条被跨越的线路需同时停电,给实际工作造成了困扰。当然,这些困扰最后都被智慧的施工者和当地供电公司的员工很好地解决了。
    一段时间一来,输变电工程落地一直是个老大难问题,特别是线路通道,特高压工程亦不例外。《起点》用了不少篇幅来写变电站占地及线路通道协调的故事,我印象最深的有几处,其中之一是湘峪古堡后山上的一千千伏晋东南至南阳至荆门特高压线路一基塔的落地协调故事。文中写的是有关人员“一面死缠硬磨,与湘峪村孙书记联络感情;一面积极参与村里的线路改迁工作……给村里争取了不少政策允许的用电优惠”,作者问有关人员拿了多少钱搞定这事,“老高一笑,随即正色说,咱能拿政策开玩笑?”所谓的政策,应该就是青苗赔偿的政策。
    说起通道赔偿,书中还写了几个故事很感人,一个是迁坟,一个是砍树。
    先说迁坟故事。那是在晋北至江苏正负八百千伏直流特高压线路施工期间,在山西昔阳县皋落村进行一基铁塔基础开挖时,挖出了冀喜寿家的四代群坟,施工受阻。冀喜寿老人也不提补偿的事,只说祖坟不能挖,要求塔基挪走。后经工作人员多次做工作,在不违反规定的情况下,尽可能多地为其争取补偿,终于与老人签订了协议,施工得以进行下去。
    再说砍树故事。故事的主人公是农民老孟。五十出头的人,面庞黑瘦,已经满头花白。显然,老孟饱经风霜,生活不易。老孟曾经也因自己的树被砍吃过哑巴亏,这次是想把以前吃的亏捞回来,于是狮子大开口,要价一百八十万元,即便优惠一百万元,仍需八十万元,而项目部给出的赔偿是二十多万元,双方差距太大。后来,老孟找了个在大学教法律的亲戚参与谈判,最后以四十一万元成交。这个结果也得益于当地镇党委书记杨秀龙。书中有这么一段文字:“杨秀龙亲自来到项目部了解情况,原来项目部是按赔偿下限计算的,如果按照中间水平计算,赔偿金额可以增加。‘既不能违反政策,也不能损害老百姓的利益。’杨秀龙心里有了底。”于是才有了最后的结果。几年之后,当作者去采访老孟时,老孟狡黠地笑着说:“我还是你们的护线员呢!那年下大雨把铁塔基础冲了一个大坑,还是我带着村里的几个人填了一个星期才弄好的。”
    这样的故事在书中随处可见,都非常真实感人,淳朴的农民的形象跃然纸上。无论是小说还是报告文学,小人物往往都是最生动的,都能写得鲜活,大人物则普遍刻板,符号的意义更大一些。文学作品把眼光更多地投注到小人物身上,往往更能引起读者的共鸣。
    行业报告文学不能局限于给本行业的人看,还要让外行的人也爱看,倘若外行的人也喜欢看,就真的成功了。为此,在故事情节允许的情况下,写作中尽可能地设置悬念,以使作品更具可读性。
    波澜壮阔的时代为报告文学写作提供了任意驰骋的疆场,报告文学就该更多地弘扬善,弘扬正能量,以善的名义书写伟大的时代,不辜负时代的赐予。
    张一龙写作《起点》,在试图做到这一点。

林 平

(责任编辑:温文)

相关链接

推荐阅读

生活资讯
专题
视觉志/ 微信公众号:Asxsjz

“铁肺”黄绮珊山西校园激情献唱“铁肺”黄绮珊山西校园激情献唱

视频/ 微信公众号:shitingbu
微解读

网站声明


山西日报、山西晚报、山西农民报、三晋都市报、良友周报、山西经济日报、山西法制报、山西市场导报、百姓生活资讯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山西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山西新闻网-山西日报 "。

山西新闻网版权咨询电话:0351-4281485。如您在本站发现错误,请发贴至论坛告知。感谢您的关注!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山西新闻网(或山西新闻网——XXX报)"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真钱棋牌游戏平台